提示:使用快捷键,方便浏览上篇和下篇文章. x
要求美企撤出中国?特朗普对产业链的理解特离谱 |
来源: 风向 发布时间: 2019-09-17 分类:观察 阅读数(2751)

全文共4500字,阅读时间约12分钟。

核心提示:

1. 21世纪初,第五次制造业大迁移拉开帷幕,奠定了“世界工厂”的地位,中国产业链的迁移呈现出双线流动的特点;

2. 近年来,中国中低端产业链确实出现了向东南亚国家迁移的现象,但中国大量的独特优势,决定了制造业不可能大规模“撤离中国”;

3. 为同时迎接贸易战长久化和生产成本扩大化的挑战,中国制造业下一步需要提升营商环境、降低制度成本、加快产业链升级,完成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跃迁。

《美国工厂》海报

文/望舒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美国工厂》彻底火了,在之前的《曹德旺的美国工厂,如何预示特朗普的失败》一文里,我们详细探讨了美国的制造业发展史,以及特朗普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也无法重塑美国制造业荣光的原因。

今天,我们来聊聊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和面临的挑战。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曹德旺成功了,在与美国当地的工人、制度、文化漫长而又痛苦的磨合后,福耀最终战胜了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扭亏为盈,并增长迅速。影片背后,还有一系列值得深思的问题,在全球产业链重塑的大背景下,中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制造业真的能搬离中国吗?面对激烈的竞争,中国制造业的出路又指向何方?

全球产业链重塑,中国角色的转变

在回答上面的问题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全球制造业的迁移史。

从世界经济发展历程来看,工业革命以来,国际间产业转移到现在一共发生了五次。

第一次制造业大迁移发生在20世纪初,由美国接棒英国承接全球制造业。

第一次大迁移

第二次制造业大迁移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由日本接棒美国承接全球制造业。

第二次大迁移

第三次制造业大迁移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由亚洲四小龙接棒日本承接全球制造业。

第三次大迁移

第四次制造业大迁移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由中国大陆接棒亚洲四小龙承接全球制造业。

第四次大迁移

2000年开始中国成为产业转移的最大承接地和受益者,奠定了“世界工厂”的地位。例如,上世纪80-90年代美墨边境的工业区建立起数以千计的联营工厂,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从服装到汽车,一大批美墨联营工厂都蜂拥转移到中国。

在每一次制造业大迁移中,上述国家的产业发展轨迹都有很大的共同点,即迁出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保留并发展技术密集的高附加值制造业;转型服务业,服务业占GDP的比例逐渐上升,制造业占比逐渐下降。

以美国为例,自上世纪中叶至2015年,其制造业占比显著下降,第三产业中的金融、保险、房地产及租赁行业占比显著提升,成为占比最大的行业(图源:中航证券)

第四次大迁移之后的20 多年间,随着中国整体收入水平提高,中国的生产成本不可避免地不断上涨,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渐显露。

对中国而言,东南亚国家不仅有相对更廉价的劳动力、更低的厂房租金、更优惠的政策补贴,还有大批年轻人旺盛且无处安放的消费欲望。

这一切,和几十年前的中国如出一辙,第五次制造业迁移就此拉开序幕。不过,本轮产业转移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双线流动特征:从中国迁走的产业链中,低端产业链转向了人力红利依然充足的东南亚,高端产业链则转向了科技和市场红利更为显著的欧美国家。

2019年调查中计划或正在进行产业转移企业的目的地。资料来自中国美国上会、德勤、海通证券研究所

代工帝国富士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自2009年起,富士康开始将大规模生产运营转移到中国之外,不仅选择在越南、泰国、印度等东南亚国家开设工厂,在欧洲的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等地也拥有产线。

同时,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还与特朗普会面,计划耗资100亿美元,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新建一家LCD面板生产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机会。

富士康的双线转移,在东南亚和欧美同时设厂,目前集团大约有25%的产能分布在中国之外(图源:富士康官网)

为什么企业很难真正离开中国?

那么全球产业链的重塑,是否会造成制造业大规模“撤离中国”呢?

就这个问题,我们专门请教了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相均泳。他认为,中国所具有的独特优势,决定了制造业不可能大规模“撤离中国”。中国拥有庞大的高素质可工业化人口。

相均泳 图源网络

东南亚的年轻劳动力数量远比不上中国;《美国工厂》中,美国工人也达不到曹德旺所要求的“良品率”。大量的高素质劳动力人口是支撑制造业的基础。

《美国工厂》中,中国员工认为美国人态度懒惰、业绩低下(图源:纪录片截图)

而最令中国自豪的是中国产业链的完整齐备性。在制造业,很多领域的产业链非常长,分工明确,经过几十年发展积累,形成了很多产业集群,使很多生产零部件的小企业分布在集成企业周围。这种分布不仅降低了运输成本,还为产品的最终生产提供了最大的便利,使整体成本降低。这就是产业的粘性,当一个地方具有了产业粘性,即使成本不是最低的,或者成本增加,它的企业也不会轻易搬迁。

广东省产业园分布图。中国的制造业大省广东通过建立产业园区,推动产业集群的形成(图源:泛珠三角合作信息网)

以苹果公司为例,路透社8月29日刊文指出,苹果公司供应链数据显示,在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并承诺提高关税之际,苹果公司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不降反增。苹果在中国的合同工厂增加量远远超过了海外,根据苹果的数据,仅富士康一家就从2015年的19地增至2019年的29地,和硕从8地增至12地。在中国,供应商集群使得苹果每年能够生产数亿台设备,这在中国海外是难以实现的。

苹果装配商示意图

波音公司同样与中国联系密切,尽管有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去年与中国航空公司的业务仍占波音公司业务量的30%。波音公司在华设立的相关机构就有七家,舟山、天津、上海等地都有波音的相关公司,负责材料、改装与维修、飞行培训等众多业务。而国内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是波音的客户,包括国航、东航等知名航空公司。

2018年12月15日, 波音与中国商飞在舟山共同设立的737完工和交付中心交付首架飞机给国航(图源:界面新闻)

人们常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上升,那么中国的制造业成本在全球究竟排名如何呢?我们拿到了一份详细的对比图表。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2018年全球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指数显示,过去两年,中国的成本优势再次扩大,长江三角洲地区相对于美国的成本优势为5个百分点,中国整体成本优势为7个百分点。而自2015年以来,美国对34个国家中的31个失去了竞争力,主要原因是美元的强劲升值,工资增速一直快于制造业生产率的增长,和能源成本优势的不断下降。

(图源:波士顿公司官网)

从数据来看,中国制造业外迁的速度与范围也远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快与大。就速度而言,2008年至2018年间,在全球贸易年均增长2.4%的情况下,内地出口年均增长6.3%,也就是说,内地出口不但保持了增长,而且增长速度快于全球贸易增长速度3.9个百分点。就范围而言,内地出口占全球出口的比重从2008年的8.9%升至2018年的12.9%,比重非但没降,反而提高了4.0个百分点。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研究报告《中国制造业的下一个飞跃》中指出,中国巨大的、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将继续推动制造业的强劲增长。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数据,中国出口商品对制造业GDP的贡献率从2007年的57%下降到2017年的46%,这是国内市场增长的有力证据。特斯拉的上海工厂、近期Costco登陆上海,都是中国市场吸引力的有力彰显。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保持“世界工厂”这一地位。

报告还指出,中国制造业的重心正在向内陆转移。虽然中国60%以上的制造业仍分布在东部沿海省份,如广东、浙江和江苏,但政府正在推动产业由大城市向中西部省份转移。尽管中国东部地区制造业GDP的年增长率已降至4%至6%左右,但在人口稠密的省份,如四川和河南,制造业GDP正以8%至10%的速度增长,在陕西、贵州和江西等省份,增长率甚至更高。与此同时,广东等东部省份正在推出低附加值的制造业产能,为高科技产业腾出空间。

中国大陆制造业GDP增长率(2015-2016)。○代表增速在4%以下;▲代表增速在4%-6%;□代表增速在6%-8%;■代表增速在8%-10%;●代表增速在10%以上。中西部地区制造业增速更快。(资料来源:波士顿咨询研究报告)

因此,内地完备与强大产业链的存在使得真正外迁出去的只是那些产业链较短的中低端产业,如服装、鞋帽、家具等。短期内,中国的产能无法被美国或者其他第三方替代。

此外,相均泳还谈到,中国强大的社会组织能力和安全稳定的政治环境也是美国企业愿意留在中国的重要原因。“我们有清晰明确的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比如‘十三五’,我们还有省级、部级和县级各层级的规划”“政策的连续性是产业转移要考虑的最重要因素”。

结语:中国制造业的出路

中国是全球产业链大国,基础设施完善,受过高等教育或具备专业技能的人才达1.7亿,具备其他国家难以替代的综合优势。 但中国要成为

制造业强国

仍然任重道远。

2016年全球国家/地区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排名,中国位列榜首(图源:德勤《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

近三年部分企业迁出中国,一方面受中美贸易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国产业链转型下成本上升,企业主动寻求更适合的生产出路。

针对在全球产业链第五次重塑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当如何应对这一问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认为,不用太关注越南、印度能否承接中国的产业,我们要更多从中国的角度出发,避免产业空心化,关注如何创造新的产业。去细化研究不同地域的情况,比如东莞、嘉兴、湖州、泰州、无锡等等,搬走的厂房利用率如何、工厂控制情况如何,外地工人安置情况如何、再培训状况如何。也就是说,腾笼换鸟,人家把鸟笼子腾出来,我们得把鸟换了。

查道炯教授 图源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土地成本高企、大城市房价飙升,不仅使暴利的房地产业对实体产业形成挤压甚至替代,大城市的高房价还使年轻人看不到希望,对我国的产业竞争力和经济活力造成威胁。世界银行2017年发布的《Doing Business》报告对中国营商环境进行了评价,排名有所上升,但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仅排第78位,还需进一步改善。

营商环境排名

而为了同时迎接贸易战长久化和生产成本扩大化的挑战,中国制造业未来的出路无疑是坚持做好产业链的升级调整,向附加值高的中上游拓展,一方面,健全新的生产环境,做好承接高要求、高价值生产订单的准备,另一方面,更要着力发展自身优势行业,比如人工智能、5G等具备高综合性、影响性的重要产业,把“人口红利”转变为“工程师红利”和“科技红利”,完成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跃迁。

谈到如何在压力下完成产业升级,查教授认为,要把产权制度再精细化。要认真对待外国的批评,甚至要比他们的要求更高,这样才能吸引投资。外商投资法方面,外国人也都看好,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接下来要落到实处。在判罚知识产权争议方面,我们的判罚有一个上限,违法成本太低。还有竞争中立原则,在招投标、用地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和大中小企业一视同仁。“要把自己变成明灯,才能吸引更多的企业。”

从市场规模、工业体系以及与信息技术的结合来看,中国制造业近些年发展得相当不错,催生了不少新的经济形式、新的业态,给制造业带来了全新的发展空间和巨大潜力。中国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更加稳定预期、加大科技创新研发投入、尊重人才等需要长期耐心和稳定环境的工作了。

正如相均泳所说,“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不会被撼动,有挑战但前景乐观” 。

风正酣,路还长,但只要扎实走好每一步,便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惊喜。



References:

德勤. 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

https://www2.deloitte.com/content/dam/Deloitte/cn/Documents/manufacturing/deloitte-cn-mfg-2016-gmci-report-zh-160622.pdf

中国如何引领全球制造业竞争力变迁

https://www.yicai.com/news/5413250.html

How Shifting Costs Are Altering the Math of Global Manufacturing

https://www.bcg.com/publications/2018/how-shifting-costs-are-altering-math-global-manufacturing.aspx

China’s Next Leap in Manufacturing

http://image-src.bcg.com/Images/BCG-Chinas-Next-Leap-in-Manufacturing-Dec-2018_tcm9-209521.pdf

Apple's data shows a deepening dependence on China as Trump's tariffs loom

https://news.yahoo.com/apples-data-shows-deepening-dependence-180908239.html

我国的产业能否留住?

https://www.htsec.com/jfimg/colimg/upload/20190730/23791564476650781.pdf

吴靖:全球供应链的重塑,并未朝着特朗普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https://www.guancha.cn/wujing2/2019_08_25_515106_s.shtml

外媒:急于在东南亚建厂的企业发现 离不开中国

https://finance.ifeng.com/c/7pRiuOa5Xcm

从苹果手机产业链看制造业回流美国的现实性

https://www.jingjidaokan.com/icms/null/null/ns:LHQ6LGY6LGM6MmM5Y2QzOGI1ZTEzYWJlNDAxNWUzMjY2ZjNlZjAwNzQscDosYTosbTo=/show.vsml

保护主义能拯救美国制造业吗?

https://www.nfcmag.com/article/7057.html

2019年下半年宏观经济展望:产业链转移与国际竞争才是真正的问题

https://m.gelonghui.com/article/283959

American Factory, Netflix — harsh truths about the new world of work

https://www.ft.com/content/d5fe4b3c-c4cb-11e9-a8e9-296ca66511c9

The Obamas’ First Big Anti-Trump Statement of 2020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9/08/20/obama-trump-2020-227627

制造业大迁移

https://zhuanlan.zhihu.com/p/23522317

纪录片《美国工厂》隐含的四个残酷讯息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64439&s=fwzxfbbt

中航证券:从国际产业结构变迁挖掘我国市场未来投资机会

http://finance.sina.com/gb/chinamkt/sinacn/20160523/06481454633.html

在第五次产业转移大潮中 中国还有人口红利吗?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hgjj/2019-07-12/doc-ihytcerm3074613.shtml?source=cj&dv=1

中国制造业外迁值得关注,但并不可怕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hgjj/2019-07-12/doc-ihytcerm3074613.shtml?source=cj&dv=1

深挖美国军火与科技巨头在华业务

https://m.guancha.cn/kegongliliang/2019_08_28_515549_2.shtml#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

本文首发于凤凰新闻客户端 来自新闻深度分析栏目“风向” 作者 望舒 制图 李力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关联阅读
首页
神秘问卷等你来答